一个做生育、医疗、公积金、失业、工伤、养老保险信息分享,提供社保代理代缴信息和相关社保政策条例的专业的五险一金网上信息平台。 [ 腾讯微博 ] [ 新浪微博 ] [社保业务咨询]

社保信息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社保政策 > 影评八卦 >

庆余年电视剧全集剧情介绍

发表于:2019-12-24 10:10 作者:xiaoming 来源:xiaoming

庆余年电视剧全集剧情介绍

说到电视剧,最近最火的一个电视剧就是“庆余年”了。这是由2019年孙皓导演的大型古装电视剧。里面有张若昀李沁等小鲜肉,更有陈道明等明星大腕出场。豆瓣评分7.9。目前成为全网最热电视剧。可以这么说,你走到哪都能看到跟庆余年相关的东西。目前已在爱奇艺等各大影视频道上线热播,喜欢先预热一波的小伙伴可以先看一下庆余年的全集剧情简介;

庆余年电视剧全集剧情介绍

剧情简介:

某大学文学史专业的学生张庆熟读古典名著,但他用现代观念剖析古代文学史的论文命题不被叶教授所认可。为了让叶教授成为自己的研究生导师,张庆决定通过写小说的方式,进一步阐述自己想要表达的观点。 在他的小说中,身世神秘的少年——范闲,自小跟随奶奶生活在海边小城澹州,随着一位老师的突然造访,他看似平静的生活开始直面重重的危机与考验。在神秘老师和一位蒙眼守护者的指点下,范闲熟识药性药理,修炼霸道真气并精进武艺,而后接连化解了诸多危局。因对身世之谜的好奇,范闲离开澹州,前赴京都。 在京都,范闲饱尝人间冷暖并坚守对正义、良善的坚持,书写了光彩的人生传奇。

庆余年电视剧全集剧情介绍

第1集

在范闲的记忆中,自己是现代社会一个患了重症肌无力的将死之人,当他的生命走到尽头,再度清醒时,竟然身为婴孩,陷入一场血雨腥风的追杀中。一个黑布蒙眼的少年五竹,将他救出杀局,送至澹州范府,令他以京都司南伯范建私生子的身份活了下来。范闲不知自己的生母是谁,也不知自己为何异于常人,但婴孩时的遭遇令他时刻小心警惕,便勤练母亲留下来的秘籍,力气大于常人许多。

庆余年电视剧全集剧情介绍

第2集

范闲回到范府,却见周管家被五花大绑,原来他奉京都柳姨娘之命,常年监视范闲,此番鉴查院传来刺杀,周管家顺水推舟,欲让范闲丧命。老夫人一反常态,严惩了周管家,原来一直以来她对范闲的不闻不问竟是与范闲有约,以此引出别有用心之人。老夫人叮嘱范闲,要学会心狠,范闲明白自己龟缩在澹州并不能平安度日。为保老夫人远离危险,范闲告别老夫人,准备启程回京。临行前,五竹将叶轻眉留下的箱子交给范闲,告诉他打开箱子的钥匙在京都某处。

第3集

长公主派出的宫女落入禁军手中,庆帝让宫典猜测何人欲坏范闲名声,宫典惶恐说出东宫嫌疑颇重。庆帝随口提及太子送宫典书画之事,宫典骇然,原来范闲现身庆庙实为庆帝安排,并借机试探宫典是否已投诚太子。宫典速返东宫,将太子所赠书画归还,烧毁多年收藏,声称再无爱好,与太子划清界限。太子明白两人私交甚笃犯了庆帝的忌讳。

第4集

范建与范闲书房夜谈,揭开了叶轻眉的往事。叶轻眉曾创叶家商号,富甲天下,她早逝后,商号更名内库归长公主执掌。长公主与当朝宰相林若甫有一私生女林婉儿,范闲迎娶她便可顺理成章拿回内库。范建分析当朝局势,庆帝赐婚范闲,属意他接手内库,而长公主暗中支持太子,若范闲接手内库,则断了太子的经济命脉,所以澹州刺杀或与太子有关。范闲半信半疑,仍然怀疑柳姨娘。饭桌上,一家五口当面对峙。柳如玉承认安排周管家盯住范闲,但绝对没有派人杀他,范若若也认为刺杀不是柳姨娘所为,范闲佯装和解,实则暗中查探。

第5集

后来鉴查院将滕梓荆调入四处,销毁他的资料,承诺保他全家。澹州刺杀失败后,滕梓荆选择假死,欲回京寻得家人,脱离鉴查院,不料家中早已人去楼空,妻小生死不明。他希望范闲进鉴查院用提司身份帮他调取当年的文卷,也许上面会有家人的下落,范闲应下此事。郡主林婉儿天生患有肺痨,深居简出,她唯一的好友便是京都守备叶家之女——叶灵儿。林婉儿向叶灵儿诉苦自己打小孤单,而今只想嫁心仪之人,但苦于庆帝指婚。

第6集
庆余年电视剧全集剧情介绍

为了不暴露范闲行踪,范思辙假装范闲,称车内有唱曲小娘子,不便相见,婉儿听其言语轻浮,失望离去。婉儿回到皇家别院,得知范闲将赴靖王府诗会,决定前去再探其真容。范闲至鉴查院调取文卷,发现院内文书值守竟是王启年。王启年称文卷繁多,一时难以找到,承诺第二日将文卷送至范府。范闲询问澹州刺杀真相,王启年称此事由院长查探,自己不知,范闲威逼利诱,得到一个叫徐云章的人名。

第7集

入夜时分,滕梓荆与范闲、若若一同前去消息铺子,得知徐云章曾与东宫来往频繁。范闲想起王启年曾言明此事已由鉴查院院长接管,而此机密消息得来的过于容易令范闲生疑。果不其然,此消息铺子正是鉴查院所建,在庆帝的旨意下,才将徐云章曾与东宫来往的信息交给范闲,将太子对范闲的敌意展露无遗。庆帝欲对范闲施压,测试他是否有能力接手皇家内库。

庆余年电视剧全集剧情介绍

第8集

范闲即刻约靖王世子去流晶河畔喝花酒,他表面上与醉仙居头牌司理理同眠,实则将她迷晕,悄然离去,这一切被靖王世子尽收眼底。范闲行至牛栏街寻得郭保坤的轿子,及时拦住欲为家人报仇的滕梓荆。二人将郭保坤蒙头围殴于小巷之中,一番逼问,发现文卷内容并不属实。郭保坤并没有看到范闲本人,范闲却吟诵《登高》一诗,自曝身份。

第9集

公堂之上,范闲能言善辩,又叫来司理理和李弘成为自己做牛栏街当夜的不在场证明,他虽从与郭保坤的案子中脱身,又沾上了一夜风流的名声。京兆尹梅执礼负责审案,欲判范闲无罪,此时太子出现在公堂上,对梅执礼施压,梅执礼只能对民女身份的司理理用刑逼供,谁知二皇子也出现在公堂上,明面上尊重太子,暗地却指责太子干预司法。司理理不惧拶刑为范闲作证,赢得身前名。

庆余年电视剧全集剧情介绍

第10集

范闲前去探望滕梓荆一家人,滕梓荆与儿子多年未见,正在积极努力地赢得儿子的好感。范闲催促滕梓荆早日与家人离开京都,过上安稳幸福的生活,滕梓荆表示正有此意。夜间滕梓荆却返回范府,向范闲表示自愿留在京都做范闲的护卫,因为范闲明知自己身处京都漩涡,却不避不躲,直面太子等强权势力,滕梓荆担心他的安危,范闲感动。

第11集

婉儿质问范闲到底是谁,范闲说自己是范闲,婉儿却不信了,误会范闲是登徒子,以自己的性命相逼,让范闲不要再来。范闲情急之下再写《登高》,以笔迹证明了自己的身份,又解释自己为何当街打郭保坤、夜宿醉仙居,这一切都是因为自己爱上了一个吃鸡腿的姑娘,想搅黄赐婚。婉儿感动,对彼此折腾出来的这番曲折哭笑不得。

第12集

晚上,范闲又偷偷来到婉儿房间,这次他给婉儿带了自己研制的汤药,专治她的肺痨。谁知婉儿对其中一味药过敏,产生了类似醉酒的症状,二人一番追逐,婉儿“醉”倒。范闲对着昏睡的婉儿,倾诉自己来到这个世界的孤独和困惑,也许“我是谁”不再是一个问题,他更想与心爱之人相守一生。

第13集

范闲前往鉴查院面见一处主办朱格,质问他换俘缘由。朱格以两国战事一触即发为由欲打发范闲。范闲痛斥朱格以无辜生命换取所谓的大局,已忘了鉴查院立院之根本,寒心离去。范闲后又请靖王世子求助二皇子从鉴查院将程巨树调出,以国法斩之,却无奈鉴查院只听庆帝之命,二皇子也无能为力。王启年探得程巨树被押送出城的时间和必经之路,向范闲自荐引走押送者,为他制造出手机会,不料范闲却反方向而去。

庆余年电视剧全集剧情介绍

第14集

范闲虽将程巨树杀死,却并未放弃追查幕后黑手。王启年带来了最新查到的消息,牛栏街两个女刺客表面虽为东夷城四顾剑徒孙,但背后主谋却另有其人。范闲突然想到最初安置程巨树的一个院子,一番搜索发现了北齐暗探的令牌。王启年表示愿替范闲回鉴查院探查一处的密报,顺势告诉范闲关于牛栏街刺杀的诸多线索,二人分头调查。

第15集

城外,王启年拦截鉴查院的情报信鸽,得知司理理化身六路出逃,叹追捕可谓难于登天。范闲冷静下来抽丝剥茧,猜测六路人马皆为烟雾弹,真正的司理理极有可能重回京都,经澹州海上归齐。而鉴查院朱格这边,也怀疑上了司理理的身份,但他们被司理理化身六路出逃的圈套所骗,凡事都比范闲慢一拍。果然被范闲猜中,司理理重返京都,假装染病从东门顺利出城。

第16集

言若海让范闲避嫌,将人犯交由鉴查院四处审查,司理理嘲笑范闲夸下海口能保全自己,面对鉴查院却无能为力。范若若得知范闲成功押送司理理回京,恐太子对范闲不利,前去面见太子,谎称自己为了范府的安危愿意助太子一臂之力,监视范闲。

第17集

范闲未动司理理分毫,用高超的审讯技巧获得了自己想要的答案,原来胁迫司理理之人竟是林婉儿的二哥林珙,刺杀自己的幕后指使者也是他。范闲答应司理理,以后无论谁再审讯她,只要司理理不再供出林珙的名字,范闲一定保她性命。司理理见范闲自由出入鉴查院,对他的身份更加好奇。

第18集

五竹寻至城外庄园,将林珙杀死,鉴查院朱格闻讯前去查探,判断林珙死于高超剑术之下,怀疑矛头直指二皇子门客谢必安。林珙为太子门人,二皇子门下剑客涉嫌命案,鉴查院判断此事或涉及皇子争斗,迅速上报庆帝。

第19集

范闲奉旨入宫,得知宫典身份,明白当日庆庙的贵人便是庆帝。是庆帝安排自己和林婉儿先见了一面,没想到那一面就让范闲和婉儿一见钟情。庆帝赞范闲诛杀凶犯,活捉暗探,于国有功,封他为太常寺协律郎。原来庆帝伐齐布局已久,却未能寻得发兵契机,而牛栏街一案,引出北齐暗探潜伏京都之事,正合庆帝之意,可以借此原由出兵北齐。庆帝透露林珙便是那牛栏街刺杀的主谋,以此来试探范闲,范闲仍然佯装不知,蒙混过关。庆帝和范闲讨论牛栏街背后主谋,范闲借机把矛头指向太子来试探庆帝。面见庆帝时,范闲反感下跪,看似对皇权没有敬畏之心,但背后早已冒冷汗被庆帝看穿。范闲感到庆帝深不可测。

第20集

陈萍萍请太子回宫,太子怒不同意,与黑骑对峙,步步相逼。僵持不下时,王启年暗中掷出飞刀,黑骑以护驾之名卸下太子武器,护其回宫。范闲这才发现王启年是陈萍萍的人,是他让黑骑对范闲的行踪了若指掌。陈萍萍身边的高手影子出现,请范闲与院长一叙。陈萍萍对范闲异常关切,谈起他母亲叶轻眉时,面露温柔神色。他问起林珙是否为五竹所杀,范闲一概装傻充愣。陈萍萍承诺林珙一案他会帮范闲收尾。

第21集

陈萍萍的请求遭到林相和庆帝的拒绝。送林相出宫后,庆帝向陈萍萍问起五竹的行踪,叮嘱陈萍萍既已栽赃四顾剑,便不要漏出破绽。原来陈萍萍、范建、五竹都曾是庆帝潜龙之时与他关系密切之人。另一边,和范闲一同出宫的林相劝范闲离陈萍萍越远越好,想要他和婉儿成婚后把他调进吏部,远离鉴查院。

第22集

林婉儿惴惴不安地邀范闲去偏僻处走走,范闲却一心要查探太平别院,他以给婉儿摘花为由搪塞婉儿,与若若一同离去。林相安排的杀手们见林婉儿孤身一人,决定静候片刻,等待范闲出现,而远处将一切尽收眼底的五竹默默离去。与此同时,太子摆驾前来,他告诉林婉儿,杀害林珙的人不是范闲,而是一位大宗师。太子嘱托婉儿将此话告诉林相,他便自有定夺。背后潜藏的杀手将与婉儿同在一处的太子错认成范闲,遂将太子绑走,林婉儿百般辩解也无济于事。

第23集

被抓到相府的太子要见林相和范闲,林相慌忙向太子请罪,太子倒并未发难,反而拉拢林相和范闲与自己结盟。言谈间,窗外突然传来异动,本来守在屋外的杀手纷纷倒地而亡。众人狐疑间,二皇子带着谢必安出现,以听说太子遭胁持为由前来救驾,与太子上演了一番兄弟情深的虚伪好戏。范闲此番眼观太子言行,生出怀疑,指使林珙杀害自己的,或许并不是太子。同时,经由此事,林相也彻底消除了对范闲的怀疑。

第24集

范闲在后宫的一言一行,皆被丝毫不差汇报给了长公主。本不打算见范闲的长公主觉得他颇为有趣,临时改意,叫来燕小乙一起,召见范闲。范闲只身拜会广信宫,长公主一上来便直言不讳,告诉范闲林珙投入自己门下,牛栏街刺杀和滕梓荆之死皆是自己所为,连带澹州刺杀也是她的手笔,而后语带挑衅地问范闲想不想报仇。范闲心中震惊,表面掩饰,内心恨不得马上除掉长公主,但他逐渐冷静下来,心知燕小乙早已在殿外待命,自己不可轻举妄动,来日方长。长公主再度挑衅问范闲如果燕小乙不在此处,范闲是否会杀她,范闲直言总有一天会有答案。

第25集

范闲至鸿胪寺参与谈判,庆国因是战胜国,原本气势逼人。哪知处于劣势的北齐使团突然得知庆国暗探之首言冰云在北齐被捕的消息,谈判形势瞬间被扭转。北齐提出要用言冰云换回肖恩和司理理。各方愁眉不展之际,庆帝言明,不能寒了在北齐舍生忘死的将士、暗探的心,务必让言冰云活着回来,同意交换。言若海作为言冰云的父亲,本想为了庆国,舍弃言冰云,他听到庆帝如此决定,感动得老泪纵横。

第26集

二皇子提议由范闲主持来年春闱科考,太子附议。庄墨韩劝庆帝谨慎,长公主却一反常态对范闲大加夸赞。言辞激动处,长公主质问庄墨韩是否有诗作能胜过范闲所作的《登高》,庄墨韩自叹不如,却话锋一转,道出这《登高》的后四句乃是多年前他的师父所作。庄墨韩拿出诗文旧纸为证,质疑依范闲的少年心性,写不出诗中那股悲凉的心境,全场哗然。郭保坤此刻借题发挥,请奏庆帝将范闲革去功名,逐出京都。不想郭保坤此举引来范闲质疑,郭保坤似是对此事早已知晓,郭攸之情急之下制止郭保坤的愚蠢行径。

第27集

途经广信宫,范闲见一黑袍人跟随女官入内,他难忍好奇跟上前去,发现黑袍人竟是庄墨韩。原来庄墨韩与肖恩是亲兄弟,他为亲情所困,才不得已答应长公主在夜宴上构陷范闲,夜宴上长公主替范闲的辩解,实则是为庄墨韩推波助澜。更令范闲震惊的是,言冰云之所以在北齐被捕,竟为长公主泄密。

第28集

若若刚松一口气,燕小乙匆忙赶至范府,硬要见范闲一面。柳如玉和范若若极力阻拦,仍被燕小乙破门而入。范闲及时赶回,速藏于床榻中,佯装刚睡醒的样子。燕小乙强行检查范闲身体却未见伤痕,悻悻而归。原来,他那一箭,恰好被范闲腰间的钥匙挡住。范闲惊讶,这把钥匙的材质竟然连九品高手的箭都射不穿。寻到钥匙后,范闲和五竹满怀期待地打开了神秘黑箱。箱子打开的瞬间,范闲不禁感叹这世界的荒谬。箱子打开后是一块触摸屏,语音提示输入密码。

第29集

范闲震惊之余,心里惦记着放回钥匙,太后寝宫依旧如常,范闲的手脚还未被察觉。范闲想到求助林婉儿带自己进宫,他向婉儿坦白自己在太后处取了些与母亲有关的东西,还坦白自己将与长公主针锋相对。林婉儿欣慰范闲的坦诚不欺,愿范闲留长公主性命。婉儿探望太后之际,范闲扮作小太监一同进宫,趁婉儿陪太后去花园散步之时,独自潜入太后寝宫。长公主等人依旧怀疑刺客的身份,为了查清真相,长公主派燕小乙去向太后讨要懿旨,让宫内各处仔细搜查是否有异常。

第30集

庆帝召陈萍萍与长公主对峙,长公主以范闲进京前见过言冰云为由,指出他也有通敌之嫌,却不料正中陈萍萍的圈套。范闲见过言冰云一事乃是鉴查院的绝密,长公主此举暴露了她在鉴查院有内应的事实。鉴查院直属庆帝管辖,长公主插手鉴查院便是试探君权,庆帝定不能容忍。陈萍萍告诉范闲,下一步便是找出长公主在鉴查院的内应。言若海得知长公主的通敌行径后,告诉朱格他将在郊外树林截获北齐使团的人,为长公主通敌作证。入夜,当言若海带人在郊外树林展开行动时,朱格却赶到,要夺言若海性命。

第31集

范闲听到“求情”二字,想到逝去的滕梓荆和其他无辜性命,怒从中来。范建则言明,范闲和长公主之间还有林婉儿夹在中间,范闲若是真心待婉儿,则当考虑为她迁就,范闲犹豫。御书房外,太子前来为长公主求情,庆帝不为所动,他让太子再等等,看还有没有人来为长公主求情。范闲随后入宫,太子和庆帝都以为范闲是要为长公主求情,但范闲坚守心中是非,请庆帝严惩长公主。因为他在入宫前去了一个地方——滕梓荆的墓地。

第32集

庆帝试探范闲对两位皇子的态度,而后试探太子、二皇子对范闲的态度。没想到,太子和二皇子都对范闲评价颇高,庆帝警告两人怎么斗都行,不要将范闲拉下水。范闲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参加庆帝的家宴,坐如针毡,谨慎应答。庆帝曾说范闲还需历练,所以想把押送肖恩、司理理返回北齐,接回言冰云的任务交给范闲,此举也可一同消除六部对范闲的不满与猜忌。范闲记得林相的嘱咐,婉言拒绝,庆帝则以范闲和婉儿的婚事相要挟,范闲无奈只得接受任务。范闲即将出使北齐的消息很快传到长公主耳中,她阴谋暗生,告知燕小乙留意范闲北上的路线,希望范闲死在出使之路的意外中。

第33集

肖恩见到诸位“老朋友”戾气不减,扬言要取范闲性命。临行前陈萍萍又交给范闲整合上京城谍网的任务,并嘱咐范闲去太平别院。范闲在别院见到庆帝,庆帝告诉范闲,司理理身上被下了毒,若亲密接触便可毒害北齐小皇帝,此计名为“红袖招”。庆帝命范闲完成红袖招任务,并寻机会杀了肖恩。最后,庆帝嘱咐范闲无论如何要活着回来。范闲离开前,与众人告别,费介叮嘱范闲需格外留意几个人:沈重、上杉虎、苦荷和苦荷的徒弟——北齐圣女海棠朵朵。末了,费介嘱咐范闲一定要平安回来,否则他就血洗北齐国都为范闲陪葬,范建也派出贴身虎卫护送范闲。范闲告别众人,带着王启年和精锐虎卫离开京都。

本文链接地址: http://www.shebaoxx.cn/shebaozhengce/yingping/2019/1224/1708.html

栏目:影评八卦      围观:

  • 上一篇:没有了
  •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阅读

最新文章